采访路上最难忘的印迹

  中国边防警察网(陈莉)穿上军装,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已经13年了,发表的稿件越来越多,感动我的人和事越来越多,就连采访路上收到的“特别礼物”也越来越多,它们于我而言弥足珍贵,是我生命中最难忘的印迹。

  一块手帕

  在我家的书柜里,存放着一块白色的手帕,上面绣着大朵的石榴花。这是一位柯尔克孜族大妈送给我的,她的丈夫是名优秀护边员,是我的采访对象。那是2010年的冬天,行走在海拔2000多米的边境线上,冻得我浑身透凉。

  结束采访,护边员邀请我到家里喝奶茶。他的妻子——这位柯族大妈特别热情,她拿出馕饼、馓子还有酥油,倒上热气腾腾的奶茶,示意我们趁热喝,驱驱寒。那天,我们在柯族大妈家聊了一个多小时。由于语言不通,我让当地边防派出所的少数民族官兵来做翻译。

  大妈家是土坯房,低矮破旧。房子里不仅住人,角落还圈着几只小羊羔。大妈坐在我身旁,一直认真地听我们说话,一脸的幸福。

  通过翻译,我得知大妈一家通过放牧和护边员工资过活。她说,日子比以前好了很多,吃得饱、穿得暖,孩子也长大外出打工了,觉得生活很美好。

  我看见在一旁的木柜上,放了好几本优秀护边员证书,墙上还贴着奖状。我便让大叔大妈以此当背景,给他们来了一张合影。后来,我把照片洗好后托人给她们带过去,大妈便辗转着回赠了我这块手帕。

  我把手帕捧在手心里仔细端详,石榴花一针一线绣得细密,叶子向外攀爬着,零零散散恣意奔放。手绢四周装点着深红色的小珠子,约有一厘米长,精致小巧得惹人喜爱。手帕虽轻,但这其中真挚的情谊让我感觉这礼物太贵重了。我细心得将其收藏好,一同珍藏的还有那份朴实的真情。

  一顶花帽

  维吾尔族小孩长得可爱,大大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,随意卷曲的头发,整个样子像极了洋娃娃。看到我后,她们起初略有几分害羞,后来便活泼起来,一会儿摸摸我的军装,一会儿又拿起我的迷彩帽争相往自己头上戴。

  采访间隙,热情的村民们邀请我跳维吾尔族舞蹈。我不会,自然也不好意思上场。然而,那几个小孩子却不依不饶,硬是拉着我的手让我起来跳。无奈,也不忍心拒绝,我便和她们一起开心的笑,和着节拍认真地跳起来。这时,一个小女孩跑到我身边,示意我蹲下,然后往我头上戴了顶可爱的小花帽。

  那是春暖花开时节,太阳慵懒地照在村子里,一簇簇杏花开得纯真烂漫。伴着微风,我们踩着美妙的音乐,跳着、闹着、笑着。几位年长的大叔“无视”我笨拙的舞步、胡乱摆弄的拈花指,他们欢快地敲着手鼓。大家不时合着节拍击着掌,愉悦的气氛随着音乐一圈圈荡漾开来,传递到每一个人,然后以杏花般的热情绽放在脸上。

  后来,采访结束。我归还小花帽时,那个小女孩怎么也不肯收。她用亮闪闪的大眼睛望着我,示意我收下她的一片心意。我搂着她,心里暖暖的。离开时,我从采访包里摸出一个小镜子回赠予她。她拉着我的手,不愿让我离开,眼睛里随即也有了薄薄的雾气。

  一颗石头

  这是一颗其貌不扬的石头,形状如一只贝壳大小,出自于茫茫戈壁滩。据说,几亿年前,这里曾是一片汪洋大海,经过日月风化,岁月积淀,便产生了很多与众不同的石头。

  6年前,我去哈密边防支队采访一名拥军大叔,他叫蒋业碌。当时正值老兵退伍季,蒋叔要把自己亲手缝制的300双鞋垫送给支队即将退伍的官兵。

  我们的车在途经戈壁滩时迷了路,整整两个多小时还在原地绕圈。蒋叔让驾驶员把车停下,大家原地休息,他自己则仔细观察地形地貌。

  “这些戈壁滩好多我都走过,虽然看起来荒无人烟,一望无际,但仔细察看,总能找寻些规律。我们经常会在放牧间隙堆砌一些石头做标记,或者根据太阳升起或落山的位置来判断。” 蒋叔说着,便跑到一处地势稍高一点的山包上去找方向。

  半个多小时后,蒋叔回来了。他手里拿着一块石头,说是虽然不好看,但很特别,这方圆几百公里,也就这一带能找见这种铁石。

  “拿着吧,陈记者,这种石头有纪念意义。”我接过石头,感觉很光滑,且造型特别,便一再言谢,仔细收藏起来。

  后来,我们在蒋叔的指点下,终于驶出了茫茫戈壁滩,而这块石头也成了那次难忘经历的一个见证。

  一首诗歌

  今年7月初,我去南疆基层一线采访,听说有家夫妻护边员事迹很突出,决定去看看。

  车子在一路黄沙的山坳里曲折迂回,3个多小时的车程在极度颠簸中度过,疲乏困倦的身子和着窗外一座连一座的荒山,让人感到一种原始的苍凉。

  “怎么会把家安在这里,真的不适宜人居住啊。”一路上,我多次自语道。

  下坡、转弯,再下坡……不知走了多久,竟然突然发现在这“亘古荒原”的腹地居然有片小树林,还有一条小溪流,它像谜一样的呈现于我们眼前。

  三面大山环抱的一片小树林里有着一小院落,5间土房子。这对夫妻护边员的家就坐落于此,且这方圆几十里就住着他们一家人。“电是前年才通的,手机、电视这些都没信号。”我环顾了一下整个屋子,几乎没有一件家具和陈设能与“现代”这个词挂钩,一切都染上岁月斑驳的痕迹。

  那次采访,护边员家的女儿古丽娜尔引起我的注意。她在北京上大学,放暑假便辗转几次火车,千里迢迢回到了家乡。古丽娜尔说,她喜欢看书写诗和跑步,上初中的时候就开始跑,爬上后面这座山坡,便有一大片平坦之地,她就在那儿跑。一年四季都不曾耽搁,慢慢就变成了一种习惯。古丽娜尔说得轻言细语,我却听得惊奇连连,只因我也喜欢跑步和诗歌。

  那天,计划两个小时的采访却延至三个多小时。期间,与古丽娜尔分享了她写的诗歌。担心她在这个闭塞的偏远小村苦闷无聊,我便把随身装的一本书赠送与她。她接过后,仔细摸着书皮,眼里充满了喜悦,尔后叫我等等,便跑进了里屋。出来时,她手上拿着一张漂亮的信签纸,上面用黑笔写着一首小诗。“这是我送给你的。”

  我认真接过,叠起来夹在采访本中放好。在后面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经常把这首诗拿出来读,一句一句揣摩。古丽娜尔的诗写得很美,很纯净,像她本人一样。原以为,是我在鼓励古丽娜尔,现在突然觉得是她影响了我,让我对“幸福”这个词久久思索、重新定义。

  细细回想,当记者十余年来,采访路上收到的礼物远不止这些:丝巾、贺卡、糖果、奶疙瘩……每一件都看似平常,却又如此珍贵,让我在寻找美、发现美的同时,也收获着人生路上不一样的感动。

共有评论0查看全部
  • 用户名 密码
  • 标 题:
  • 验证码:
  • 您目前没有登陆,将以游客身份发表评论。
图片精选

设为首页 | 单位简介 | 收藏本站

中华人民武装警察部队.中国边防警察报社主办|备案证书.粤ICP督13076939号
本网站版权归中国边防警察报社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 
地址: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海一路2号院    邮编:100176    电话:010-89083200